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元莲在线阅读 - 元莲 第18节

元莲 第18节

    ??若不自救,再过不到两息时间,他的灵基彻底粉碎,那就一点生机都没有了。

    ??左溪煌也算是个人物,他又种种的吐出一口血来,里面夹杂着些许破碎的肺脏,要是个凡人,他此时早就没命了,但是玉仙轻易死不了,元莲这一击也没下死手,这才让他有用灵气修补内脏,好歹没有横死当场。

    ??“莲尊……还请莲尊饶小人一命……”

    ??元莲冷淡道:“谁要你的命了?不是你要找我么?”

    ??“莲、莲尊容禀,小人……”他忍不住呻吟了一下,“小人不过是不忿言航事事仰赖尊上,才一时、一时……”

    ??也不知道是不是重伤濒死的原因,他脸上的阴骘表情完全消散,在元莲面前,表现出的都是温顺谦恭。

    ??元莲听了这话,似乎自己还该认识他,不由得挑眉疑惑道:“你是哪个?”

    ??左溪煌费力的抬起头仰视元莲,略有些心酸的发现对方似乎对他一点印象也没有了。

    ??“小人出自、出自禁魔窟……”

    ??言航这时已经到了,与面色激动难抑的众长老、峰主一起守在周遭,这时带着微笑开口:“师尊有所不知,这人就是大名鼎鼎的斩魔玉仙左溪煌……”

    ??他顿了一下,神情微妙的加了一句:“他是兰御……仙尊座下的护法,单单他自己,怕是没有这个胆子。”

    ??元莲神情未动:“哦?这么说,是你家尊上派你来挑衅于我?”

    ??左溪煌险些又是一口血吐出来,他挣扎的往前爬了一步,用尽最后的力气反驳道:“绝不是!莲尊,兰尊绝对不……”

    ??“师尊,”言航不动声色的打断了左溪煌的话头:“兰御仙尊晋位不久,如今正是如日中天,我们等闲不敢招惹,如今禁魔窟却又来主动挑衅……若说是知道您已经出关,那倒也说得通了。”

    ??左溪煌被气得咬紧了牙关,却说不出话来。

    ??元莲却并不信这话,她认真的反驳道:“我与兰御并无交集,若不是为了万仪宗,他为何要多生事端?”

    ??言航愣了一下,他小心地看了看元莲的表情,发现她竟真的是这样想的。

    ??左溪煌当然不想让元莲认为这是兰御仙尊在向她挑衅,但是听到这话却更不能接受,情绪激荡之下再也坚持不住,一句话都没说出来,直接昏死了过去。

    ??言航一见他这个样子,就把到嘴边的提醒给压了下去——这效果比添油加醋挑拨离间还好,自己就不多嘴了,免得没讨好师尊不说,还把神王给得罪了。

    ??元莲不在意左溪煌的死活,她瞥了言航一眼,也实在没什么兴致替他们处置敌人,便随意道:“你们带走吧,怎么做随你们,不用再来回我了。”

    ??这时,被两次重击的小仓楼秘境彻底撑不住了,一副濒临倒塌的样子,凌瑶和几个灵光期的长老之前就将弟子们都带了出来,看着已经在万仪宗存在了近万年的秘境此刻摇

    ??摇欲坠的样子,不免都心痛难当,对于左溪煌也就格外痛恨。

    ??但是那些刚刚死里逃生,从秘境中出来的弟子们却都把注意力放在了不远处被一群宗门仙君们半围在中间的元莲身上。

    ??除了少数几个刚刚入门的,其余人都是一脸恍惚:“那……是谁?”

    ??“你傻吗?”另一个人快速地回过神来,两眼放光道:“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是、这是莲尊啊啊啊啊!”

    ??没错,虽说外界都认为万仪宗背靠不周山,而且元莲也确实帮过言航几个忙,使得万仪宗在风云飘渺之际没有被生吞活剥,但其实比起兰御自任禁魔窟宗主,玄鉴是定天陵开山祖师,她实际上跟万仪宗的关系确实不算紧密,至少这些亲传的核心精英弟子中,见过元莲本人的就寥寥无几。

    ??现下见到了真人……这甚至不是身外化身,而是真真正正的元莲仙尊本尊,怎么能不令他们激动!

    ??而在一众双眼锃锃发亮,激动地恨不得当场挨上左溪煌十剑八剑来求元莲现身的一众弟子中,三个表现异常的就格外扎眼。

    ??常松竹算是最好的,她一开始确实惊讶错愕,但这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只是认真专注的向他们的方向看去。

    ??匡余明的反应则比那些崇拜仙尊崇拜了有几百年的弟子还要大,他在看见元莲的面孔时,险些原地跳起来,可惜在场的高阶太多,光是外放的灵力就让他们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他下意识的找寻封云清。

    ??匡余明平时看腻了封云清那一副波澜不惊,似乎无情无欲了样子,但是他绝不相信,若师姐真的重新站在他面前,他还能无动于衷。

    ??封云清又不是之前的元莲,他是个情丝正常的人,当然不可能当真没有情绪波动,相反,他一贯的冷静自持,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就是为了压制内心的痛苦不安,因此显得格外无情。

    ??这次不同于在不周山遇见元莲逸散的魂丝,那魂丝浑浑噩噩,加上元莲所有的分魂刚刚归位,还不习惯,因此她与韵莲的相似之处只在五官的轮廓上。

    ??但是这次,元莲习惯了略有充盈的情丝,脸上也出现了细微的感情波动,乍一看去,与韵莲竟已经有了六分相似。

    ??封云清看着那张跟自己一同长大,亲密无间

    ??,也万分熟悉的脸,所受的冲击绝对比匡余明要只多不少,但是他什么也没做——或者说,什么也不能做。

    ??封云清胸前挂的玉佩从刚才起一直在发热,而现在,几乎已经热到了滚烫的程度,但是他没有理会。

    ??他只是站在远处,以极端冷静、谨慎的目光看着高高在上的元莲仙尊,也就是现在超过千人的目光都汇集到了她的身上,封云清丝毫不起眼,若非如此,这样仔细而深入的目光,一早就被察觉了。

    ??他一寸寸的观察着这位仙尊的容貌,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甚至观察她或不悦、或思索、或冷漠的细微的表情变化。

    ??不像。

    ??封云清心想,这二人完全不像。

    ??她们也本不该相似,一个是下界一个已经魂飞魄散了的凝气期女修,一个高不可攀的神界仙尊,本就是天壤之别的两个人,即使巧合之下有着相似的容貌,除此之外,也确实不该再有什么相似之处。

    ??可是为什么仍旧平静不下来呢,封云清审视着自己的情绪。

    ??是丧偶之后的不愿相信吗?是抱有无谓希望的幻想吗?

    ??都不是。

    ??是婚契!

    ??封云清浑身一震,发现了导致他异常的真正端倪——他与韵莲已经缔结的婚契不愿平静。

    ??虽然非常非常的细微,几乎让人察觉不到,但是有波动就是有波动,封云清自知他的感觉绝不可能出错。

    ??这维系着二人道侣关系的婚契,在见到元莲仙尊时竟然发出了微弱的动静!

    ??原本正常的道侣,二人之间的婚契是最紧密的联系,彼此相隔上千里都能互相感知,更别提面对面的相见,婚契强烈的存在感会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双方眼前这人跟你元神相系,密不可分。

    ??现在婚契动了,却动得万分轻微,这代表了什么……

    ??就在封云清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内心中激烈的推算思考时,元莲突然转过头,看向了封云清等试炼弟子所在的这一边。

    ??她原本不耐冷清的表情在这时起了很小的变化,不自觉的柔和了下来,虽不引人注目,但是却立即被正密切注视着她的封云清捕捉到了。

    ??她一旦放松下来,露出这样在外人看来并不常见的神情,中和了她本性中的冷淡,与韵莲的相似更增加了一分。

    ??元莲的目光扫了扫聚在一起的弟子,微微动了动唇角,抬起手动了动手指,做了一个“过来”的手势。

    ??封云清在这一刻几乎能听到自己胸腔里心脏剧烈而快速跳动的声音。

    ??韵莲……?!

    ??第24章 第三更

    ??是她么?

    ??封云清心中其实明白,元莲仙尊和韵莲有关系的可能微乎其微,但是某些似是而非的蛛丝马迹让他仍然抱有“万一”的幻想。

    ??封云清不免有些紧张,又有些难堪,因为他实在想象不出,若是韵莲真的没死,那么她又会怎样看待那件事,又会怀着怎样的心情看待自己。

    ??而他,能承受的住来自爱人无休无止的怨恨么?

    ??封云清抿紧了双唇,紧盯着元莲不肯移开视线,在对方招手时几乎要忍不住向前一步。

    ??但是这时候离他不远的常松竹左右看了看,然后用食指指了指自己:“我?”

    ??封云清一愣,立即停住脚步。

    ??他眼睁睁的看着元莲冲这边点了点头,常松竹的身体便仿佛被无形的丝线猛一拉扯,一下子就越过了身旁的封云清等人、诸多同门和宗主长老,转瞬间出现在了元莲的身旁。

    ??她愣愣的站在元莲面前,立即成了所有人瞩目的焦点。

    ??所以说元莲压根没注意到封云清在哪里,她旁若无人的上下看了看常松竹,语气平淡的问道:“有没有受伤?”

    ??常松竹感觉自己身上都要被上千道灼灼的目光给扎穿了,她不自在的动了动手臂,点点头又摇摇头:“都……都是小伤,不碍事的……”

    ??这时她又回想起了刚才那惊险的一幕,迫不及待的想跟元莲询问配剑的事,便有些急切道:“对了!常青剑……”

    ??“这个回头再说。”元莲不觉得这有什么重要的,常青剑的防御法阵确实是她有意为之,有备无患总是好的,这不就是救了她一条小命么。

    ??但是这中防御其实只会在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才会激发,因此常松竹在秘境中该受的伤一样都没少。

    ??元莲问道:“方才那个……”她看向言航:“叫左溪煌的是吧?”

    ??言航连忙回答:“正是。”

    ??“方才左溪煌那一招可有伤到你?”

    ??常松竹本以为自己没有受伤,但实际上常青剑再怎么厉害,也只能将伤害最大限度的削弱,想要完完全全消弭掉一位玉仙的全力攻击,可不是仓促间做出的一间法器就能做到的——那起码得是神器级别才能保证。

    ??常松竹虽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她还是听话的仔细感受了一下,惊讶的发现竟然还真有些暗伤蛰伏在体内,并且这些还都十分隐蔽,轻易察觉不了。

    ??她也从不搞隐瞒病情那一套,当下就老实的跟元莲说了。

    ??元莲想,既然离常青剑最近的常松竹都受了伤,那其他人的伤势便只会重不会轻。

    ??原本元莲从来不理会这些事,但是她现在感受着这些年轻的修士投注在自己身上激动仰慕的目光,竟然多少还是动了些恻隐之心的。

    ??元莲思索了片刻,取出一只玉甁抛给言航。

    ??言航惊异:“这是……”

    ??她拍了拍常松竹的背:“这孩子受了伤,想来其他人身上未必没有,里面是……”

    ??时间久了,她已经忘了这里面的药具体叫什么,为了证明它有用,便多补充了一句来历:“我父亲给的。”

    ??言航手一哆嗦,差点把这玉甁打碎,接着便下意识紧紧抓住,他强自对着元莲微笑道:“那徒儿代替这些孩子多谢师尊。”

    ??“嗯,”元莲讨厌无用的寒暄,于是最后再次拍了拍常松竹的背以作安慰,便转身消散了身影。

    ??言航方才表现的十分镇静端得住,在元莲走后却有些绷不住了,他连趴在地上死狗一样的左溪煌都顾不上了,先是看了看手里金尊玉贵的瓶子,然后又瞅了瞅常松竹。

    ??看小姑娘一脸为难,有些尴尬的站在自己面前,言航又觉得什么都不好问了。

    ??若是师尊不欲让人知道的事,那自己问了岂不是自讨没趣?

    ??言航这么想着,心里却仍然有些酸溜溜的——他认识元莲那么久,还是名义上唯一的徒弟呢,也从来没见她跟两位神王以外的人有过什么肢体接触,更别提这样自然亲昵的拍这孩子的背了……

    ??……真是越想越心酸。

    ??凌瑶过来,见他这个样子就有些看不上——对着个小姑娘酸个什么劲儿啊。

    ??她上前来对常松竹道:“好孩子,你心里有数,我们就不多说什么了,回去修养几天,多准备些……”

    ??常松竹见师长们没有追问,便松了一口气——主要是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晓莲竟然就是元莲仙尊这件事她也是才知道的,其实现在心里还乱

    ??着呢。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又骂自己是猪脑子,晓莲在自己面前从来都没掩饰过,怎么就这么一根筋,就是想不到呢,还傻乎乎的去跟人家做朋友……

    ??想到这一路在元莲面前暴露出的蠢样——比如花七十个灵珠请堂堂仙尊拉自己一把的事,还有当面夸她漂亮,看着走路也有劲儿的事……常松竹就恨不得仰天长啸或者干脆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土里,更没有要跟别人讲前因后果的兴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