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星际密钥 (1v1,H)在线阅读 - 不一样(H)

不一样(H)

    ??为什么?

    ??埃利奥斯低头俯视着她,眼睛亮得惊人,便是在黑暗中也熠熠生辉。

    ??容谊被他盯着心底发虚,艰难地舔了舔下唇,首次尝到了自己流出的淫液的味道。

    ??她自嘲地想:我当然不会跟大副做爱,这种事情连想都不敢想。至于埃利奥斯和大副,在她心里的地位不同,有些事情她不会跟大副做的,可是埃利奥斯可以。

    ??心底有什么呼之欲出,理智却阻挡了她继续深究。于公于私,她都必须唤醒大副,到了那个时候,埃利奥斯是不是就会消失,她还能与他以这样的方式相处吗?

    ??容谊的思绪千回百转,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回应。

    ??埃利奥斯却由不得她逃避,非要得到一个答案。他捏住容谊的脸,俯身凑近:“有这么难回答吗?”

    ??两人的鼻尖几乎撞到一起,他的气息喷薄弥漫,霸道地占据了容谊的呼吸,让她头晕目眩。男人的身影笼罩着她全身,无形中散发着一种威压,容谊心跳如擂鼓,几乎要冲出胸膛。

    ??她期期艾艾地说着:“不一样的……”

    ??她的声音细如蚊蚋,埃利奥斯凑得极近才听清了她的话。他屏住了呼吸,内心生出了一丝希冀,轻声询问:“哪里不一样?”

    ??容谊内心慌乱不已,却强作镇定:“大副是我的上司,现在你……”她深吸了几口气,才继续说下去:“你是埃利奥斯。”至于个中区别,只能自由心证。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稍嫌敷衍,埃利奥斯却被极大地安抚,甚至觉得自己能被她区别对待,说明他在她心里还算特别?!他的心情复杂:容谊会让大副跟她一同冒险,却愿意和自己做爱。

    ??容谊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觉得对方身上敛去了几分冷硬。生怕自己言多必失,她赶紧合上双眼,像一只倔强的蚌紧闭嘴巴,无论如何也不肯松口。

    ??埃利奥斯明白不能操之过急。好比面对一只生性防备却又无法拒绝诱惑的小兽时,对方会因为本能偶尔对自己的投喂表露出亲昵,却不代表她完全信任自己,要想要她全身心地依赖,还需耐心等待,必要时还要给出点甜头。

    ??他温柔地抚上她的花穴,仔细做起扩张,凑到她耳边说:“还想要吗?”

    ??低哑的嗓音带着某种危险未知的蛊惑,容谊只觉得自己的神经也跟着他手上的动作跌宕起伏。刚刚被残忍掐断的欲望卷土重来,她的眼皮微微翕动,面上再度浮起诱人的绯色,耳朵更是红得发亮。

    ??欲望往往比理智更加坦诚,她的身体一直渴望着埃利奥斯。

    ??穴口越发瘙痒难耐,蜜液在男人的指间泛滥,顺着指头的抽离滴答而下。容谊情难自已地伸手环绕在他的颈后,口中发出动情的吟哦:“嗯……埃利奥斯,我、我想要你。”

    ??埃利奥斯讶异于她的坦诚,意外地挑了挑眉,随即将早已鼓鼓囊囊的裤裆顶在她的下体:“你想让我进去?”

    ??蓄势待发的野兽被布料束缚着,减去了几分侵略性。即便隔着衣物,容谊也能感受到那一处的硕大和灼热,一想到自己曾经被它撑开、填满,她只觉到口干舌燥。

    ??对方的性器从容不迫地抵在湿答答的小穴上来回摩挲,娇嫩花唇遭到粗糙的刺激,容谊体内空虚感突增,爱液分泌得越发汹涌。

    ??她咽了咽口水,不耐地晃了晃臀部,催促道:“你进来吧。”

    ??终于得到她的应允,埃利奥斯所有的忍耐几近破功。他低头吻上她的唇,一如往日的轻柔缠绵,身下的动作却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长期被拒之门外的巨兽终于得到解放,急不可耐地闯入了湿滑的秘密花园。

    ??“唔!……”强烈的胀痛感袭来,容谊双耳轰鸣,她有些后悔自己太过草率,埃利奥斯的性器可是非人般的存在。

    ??对方这次并没有耐心等到她适应,破门而入后直接一插到底。小穴许久没有容纳过如此庞然大物,便是做好了扩张,内里依旧十分紧窒,如今却被一根大肉棒撑开,肉壁无力抵抗,只能狠狠咬住了可恶的入侵者。

    ??虽然如愿与她再度结合,埃利奥斯却被包裹得寸步难行。借着体液的润滑,他尝试着退出她的身体,直到龟头被小穴不舍地含住,“噗嗤”一下又整根没入。

    ??粗壮柱身不断进出,狭小的入口被迫开开合合,透明晶亮的淫液涂满了性器,伴随着男人的动作发出黏腻暧昧的水声。

    ??容谊皱起一张小脸,口中是止不住的细喘:“哈~别、别这样……”埃利奥斯的每一次抽动都勾扯着她最脆弱的部位,似乎要将她的灵魂也一并勾走。

    ??“你不喜欢?”埃利奥斯像是在询问她的意见,胯下却开始蛮横地冲撞起来。

    ??下体猛烈的撞击让容谊难以承受,腹腔内震动强烈,震得她五脏六腑都要错位。她的喘息中带着一丝哭腔:“呜……慢……慢点……啊……”

    ??埃利奥斯狂乱地亲吻着她的脸颊,将她所有吃痛的呼喊都吞进肚子里,插入的动作却越发狂野。容谊的双唇被他封住,偶尔溢出的只言片语也被撞得支离破碎。

    ??小穴被这粗暴的侵犯操得又湿又热,内里犹如一汪温泉。高速的抽插将满穴蜜液捣成白沫,又随着埃利奥斯的每一次抽动不断外溢,两人相连的耻骨湿得一塌糊涂。

    ??容谊眼中水汽凝结,双臂紧紧地攀附在他健壮的后背,似乎要用这样的方法来抵消身体碰撞时产生的冲击。

    ??埃利奥斯低头吻去她眼角的泪痕,又将她双腿圈在腰上,将她抱坐起身,体位的变换让他一下子挺入到肉穴的最深处,挺立的硬物如一把利剑直插宫口。

    ??“啊!”容谊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那一刻她恍觉自己的宫颈被刺穿,对方直接戳进子宫里去。她用手推着他的胸膛,抽抽嗒嗒地哀求:“不行了……好难受……”

    ??许是她哭得太可怜,埃利奥斯停下了进攻的动作,静静地埋在她的身体里。

    ??容谊趴在他的肩膀,吸着鼻子调整自己的呼吸,可是穴里那头巨兽存在感太强,无论她如何放松都无法适应,之前好不容易累积起来的快感如潮水般慢慢褪去。

    ??埃利奥斯注意到她一下子变蔫了,只能暂时忍下冲刺的冲动,双手托着她的臀部将她向上抬了抬,肉棒从她体内稍稍抽离。

    ??宫口被刺穿的危机解除,容谊终于松了一口气。

    ??埃利奥斯低头含住了一边椒乳,一双大掌揉搓挤压着她的臀肉,连带着包裹着他的嫩肉一同挤压着性器,穴内的敏感点被全方位地照顾。

    ??快感从两人结合的部分迅速扩散,容谊再次“嗯嗯啊啊”地叫唤起来。只要他不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这样的做爱还是很舒服的。

    ??觉察到她的喜好,埃利奥斯开始小幅度地向上挺胯,因着重力的关系,他根本不用什么动就能插得很深。

    ??容谊十分纠结,一边担惊受怕他要捅到宫口,一边又享受着他在体内按摩的感觉。她只能双手攀着他的肩膀,控制着自己的身体不要坐得太低,每次觉察到他挺得太深时还会微微抬起身子。

    ??可是这样的姿势没有持续得太久,她的小腹和后背都酸痛得不行。埃利奥斯干脆放下她的双腿,让她跪坐在自己的胯上,他扶着容谊的腰,让她随着自己的律动而摆动腰肢。

    ??轻柔而持续的深入让容谊畅快得全身毛孔都舒展开,她忘情地扬起头,口中呻吟不住。觉察到她已经进入了状态,埃利奥斯终于放开压制,快速地在她体内耸动。

    ??容谊只觉得自己正骑一只脱缰的野兽上,身体随着对方的奔腾而疯狂晃动,她只能用力地抱住埃利奥斯的脑袋,双乳压在了对方脸上,又遭来他新一轮调戏。

    ??寒冷静寂的夜晚,屋外风雪交加,房内的空气却焦灼难解。两具赤裸身体交缠在一处,剧烈的交合让容谊身上香汗淋漓,她沦陷在肉欲之中,理智再度分崩离析,只剩下口中无意义的哭喊。

    ??窗外微微透出光亮。

    ??容谊浑身湿透,筋疲力尽地昏睡过去,一缕晨光恰好射入房中,沁着薄汗的胴体如同上等的珍珠,泛出莹润的光泽。

    ??埃利奥斯餍足地从她体内抽离,拥着她在耳边轻声留下了一句话:“我不会让你一个人上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