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我也喜欢你在线阅读 - Chapter 7. 学会给予祝福(2)

Chapter 7. 学会给予祝福(2)

    ??范恩就这样一路拉着我的手走往操场。我心中百感交集啊!就是心跳好快,还有!他的手好温暖哦。

    ??「欸!是谁刚才叫我不要和米奇放闪的,你现在在干嘛啊?」沉佑天一脸揶揄的看着我。

    ??「你死定了。」我急忙放开犯贱的手,朝柚子跑去。

    ??「啊啊啊——米奇救我啦。」他跑了跑,躲到苡淇后面去。

    ??「苡淇把你的男友交出来吧!我要杀死他。」看着沉佑天这个样子,实在非常智障。

    ??「霏霏,给你可以,可是只能揍,不能杀。」米奇笑了笑。

    ??「小的收到。」

    ??之后米奇一个迅速蹲下,柚子来不及反应,被我逮个正着。

    ??「好啦!别玩了啦。」犯贱在一旁喊道。

    ??「哦。」我和柚子说。

    ??「奇怪!方宇阳和林彤勒?」我疑惑的看看四周,丝毫不见他们的身影。

    ??「刚才方宇阳把林彤拉走,就不知道去哪了。」柚子回想了一下。

    ??「不会是??」喔喔喔!这种感觉??

    ??「方宇阳准备和林彤告白?」苡淇接着下去我的话。

    ??「我猜可能是哦!」犯贱说。

    ??「他们刚才往哪里走?」我问柚子。

    ??「体育馆啊!难道你要??」柚子一脸恍然大悟的脸。

    ??「去偷听。」范恩帮我接了下去。

    ??「bingo!」在我踏出前脚之际,「我陪你去。」范恩再次牵起我的手。

    ??啊——求你别再碰我了啦,我怕我要自体燃烧了!天啊。

    ??「你们要去吗?」我回头望望苡淇和柚子。

    ??「我才不像你,做这种缺德事。」柚子鄙视的看着我。

    ??「不去就不去。」我大步大步的往走前走。

    ??我乘机偷偷想要挣脱范恩的手,不是不爱,只是怕我自己越来越贪婪。在放手之际,我转头看上他的表情,好像有那么一点落寞,对吧?

    ??但他也没有再度将我牵起。

    ??我用着小跑步的方式,跑到体育馆旁,范恩也紧紧跟着我。到了体育馆后我果然看到了,两抹熟悉的身影,还隐约的听到一些声音,范恩拉拉我的手,似乎叫我降低音量。

    ??我点头表示瞭解。

    ??「你刚才拿到很多巧克力耶!」方宇阳正在说话。

    ??「你也不少啊。」林彤说,从她的表情似乎透露些哀伤。

    ??「是啊,也是。」方宇阳害臊的抓了抓头。

    ??「你拉我来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个?」林彤皱了皱眉头。

    ??唉!方宇阳你这个蠢蛋!

    ??「不是??」

    ??「那你到底要干嘛啦!」林彤哼了一生,准备转身离去。

    ??「我喜欢你。」一声巨大的四个字,打在我的心底。

    ??不是因为难过,反而有一种为林彤高兴的感觉。

    ??「你??」林彤的脸慢慢染上恋爱的粉色。

    ??「我喜欢你很久了,情人节快乐。」方宇阳持续的说,脸也不断涨红,伸手从口袋拿出一个银白色盒子。

    ??「这??」天啊!彤你怎么说不出完整的话了?

    ??「送你的。」方宇阳将盒子放到林彤手上。

    ??「我可以打开吗?」齁!你终于有完整的话啦!

    ??方宇阳轻轻的点个头,而林彤小心翼翼的打开盒子。

    ??可恶,这里刚好被挡住了!我好想知道那里面装了什么喔!

    ??「那你??」方宇阳别那么害羞啊!

    ??林彤快呀!答应他啊!噹——噹——噹——

    ??哎呀!我真的没遇过那么准时的鐘欸。

    ??「你知道,我对你也有相同感觉。」林彤这么说。

    ??欧耶!终于我两位姐妹都有好的归宿了。

    ??此时我要接着看林彤和方宇阳的时候,犯贱拉拉我的手。

    ??「干嘛?」我用气音说。

    ??「上课了,先回去吧。」然后他也不等我说话,马上把我拉走。

    ??「喂!你干嘛那么急啊!」等离开体育馆,我终于可以放大声音说话。

    ??「上课迟到不好。」可恶的犯贱!什么时候那么乖啦,还有??不要对我露出那么可爱的微笑!

    ??到了操场,我也理所当然的放开他的手。

    ??「今天自由打球。」体育老师这么说。

    ??「哦耶!」

    ??「老师你太棒了。」

    ??果然老师只要让学生们自由,大家都会爱上他。

    ??「耶!可以乘凉了。」我甚至听到有人这么说。

    ??此时林彤和方宇阳走了过来。

    ??「欸!今天体育课干嘛?」太阳问。

    ??「自由,怎样?打一场?」犯贱拿着篮球,运了几下。

    ??「奉陪到底。」说完他们两个往篮球场跑去。

    ??这样的季节,青春在滚烫,曖昧在燃烧,恋情在萌芽,原来,喜欢一个人,如此单纯。